江苏东洲展览服务有限公司
投资开店三年本金损失过半 投资人揭小李补胎“吸金”
发布日期:2021-09-28 03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266555com.com石工泵公司隆重召开庆祝建党100周年“一先两【群众投诉】“作为一名受害人,我要把我入股小李补胎门店前后经历说出来,让大家有个判断,我和其他三个股东等于是每人出资8.8万元,帮小李补胎开了一家门店,经营三年后,不仅没有一分钱分红,还稀里糊涂地把本钱赔了一半。”5月14日下午,郑州小李补胎一家门店的“股东”李华讲述了她上当受骗后资金折损过半的经历和教训。

  李华今年30多岁,和老公都是上班族。2017年的一天,她到小李补胎一家门店里给爱车做养护,看到店里有个易拉宝广告牌。

  “易拉宝广告牌就是小李补胎招募单店股东,当时门店里有专门负责招商的经理,他很热情,承诺就是一次投资终身受益,无需管理坐享分红。”李华说,正是因为这些承诺让她动了心,她由小李补胎的一名小散客户,成为了小李补胎门店的一名小散“股东”。

  “负责招商的经理经常换人,跟我对接的经理前后换了四五个人,最后我和另外三名从社会上招募来的人,被小李补胎安排在一起,共同成了东区一家门店的小股东。”李华说,从入股成立公司到后期经营,所有的合同和文字类东西,都是小李补胎方准备好的。

  在李华随身带来的文字资料中,有公司章程、发起协议、股东投资确认书等材料,这些书面材料的内容,与小李补胎通过媒介平台对外宣传有很大出入,甚至各种材料之间也有不少矛盾之处。

  譬如:公司章程规定,小散股东转让股权时,河南鑫德洋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鑫德洋)有权优先回购,回购价格由双方商定,但最低不得低于股东实际出资,最高不得高于实际出资的1.5倍。

  但是,在发起协议中,却作出另一番规定:发起人因某些原因导致其股权被甲方(指鑫德洋)回购的,回购价格由双方另行商定,但最高不得超过股东实际出资。

  除了公司章程与发起协议的内容互相矛盾,整个发起协议内容,也多处都是不公平条款,除了对发起甲方(甲方就是鑫德洋)极为有利,也对从社会上招募到的其他股东非常不利。

  在小李补胎以“河南鑫德洋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”(该公司与河南小李补胎服务有限公司为同一法定代表人)为甲方,以社会不特定对象为4位小散股东的某汽车维修公司发起协议上,为甲方设定了多种优先利益:一是发起各方都要限期把钱存入甲方的银行账户;公司费用不足或经营困难时,公司通知除甲方外的各发起人限时提供无息借款;若公司解散,公司资产经清算不足以清偿无息借款的,出借人自愿放弃公司向其贷款的未清偿部分……若发起各方或一方发起人未按约定向公司提供借款超过15日的,甲方有权单方决定解散公司,甲方不承担因公司解散而产生的任何费用及损失,且除甲方之外的发起人缴纳的投资意向金甲方不予退还。

  而利润分配条款还规定:甲方按月向公司收取品牌使用费以及技术支持咨询费,该两项费用作为公司经营成本一部分,在核算利润时应优先记取;公司各项费用支出顺序为:经营成本(包括但不限于品牌使用费、技术支持咨询费)公积金清偿发起人分红发起人分红。

  此外,还有更离谱的条款:其他小股东的股权转让必须经过大股东鑫德洋同意,否则被视为违约,股权将由鑫德洋以一元价格收购。

  为什么对这些不公平的格式合同没有引起重视,并签署了这些合同?李华说,这一来怪小散股东们太轻信,没想到小李补胎会在合同条款中处处挖坑设套,因为小李补胎聘请了专业法务人士为他们帮忙,更懂得钻法律的空子。二来就是小李补胎方经常给股东们“画大饼”或“造梦”,他们经常给招募到的小散股东们开会,说他们是新三板上市公司,实力雄厚,以后还会在A股或香港上市,上市以后大家的股权都会升值,所以就相信了他们。没想到这一相信,就踏上了血本无归的道路。

  “原来他们说小李补胎开发的有小程序,股东们该上班上班,可以在小程序上随时查看投资门店的监控,对经营情况有所掌握,实际上三年了也没能在手机上看到门店经营的视频监控。财务是他们的,经营人员也是他们的,他们说啥就是啥。”

  李华说,更可气的是,她和另三位小散股东投资的门店注册的公司,工商注册资料上显示的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,小李补胎占股76%,另4位小散股东每人占股6%,按比例每人出资6000元,但实际上每人都出到了88000元。

  除了6000元的股权出资,每人还有82000元去了哪里?李华说,被小李补胎以借款形式给“借”走了。

  在李华提供的多张“借据”上,赫然显示借款人为河南鑫德洋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,这个借款人也就是李华所投门店占股76%的大股东。

  借据上面也是满满的“套路”:约定出借人同意以公司的净利润为偿还上述借款的惟一资金来源,在公司以净利润足额偿还出借人向公司借款之前,出借人不得要求公司提前偿还借款,该借款不计利息。

  “当时不太理解,现在经朋友点拨明白了,这些条款摆明了就是不想还钱了,因为公司亏和赚都是鑫德洋说了算。这哪里是借款,分明就是想骗我们的钱。”

  李华说,事实证明,她投资小李补胎门店是走上了一条血亏之路。从2017年11月至2020年6月,她和另3名社会小散被吸引到小李补胎开门店后,被告知月月都是亏损。实在赔不起了,她和另3名股东决定退出。

  于是,2020年6月16日,由小李补胎总经理张喜英出面,召集门店股东一起开会,决定由鑫德洋协助股东引进第三方,将小散股东们24%的股权转让给第三方,转让价格另行商定。

  “我们退出时,小李补胎告诉我们说门店一直亏损,与第三方谈的价格不高。我投了88000多元,退出时只退了42000元,另有46000元就没有了。”李华说,直到那时,她才意识到,借据上的条款,以及发起协议上的相关条款,为社会招募的小散股东们挖的什么坑埋的什么雷。

  “等于是我们原本并不认识的四个人,通过小李补胎被捏在一起,为鑫德洋投了30多万元,开个小李补胎的门店。说是股东,其实近三年了一分钱分红也没有,借款让人白白用三年,利息一分钱没有,本金还亏了一半。”李华说,前几天请一位律师看了看她与小李补胎签订的合同与资料,律师说,种种证据显示,小李补胎布局非常巧妙,在打法律擦边球,一开始就为小散股东们挖坑埋雷,是有预谋的。

  在律师的点拨下,李华在爱企查上赫然发现,小李补胎声称的收购他们股权的“第三方”,原来就是大股东鑫德洋。通过股权变更,将4位小散扫地出门后,自己成为占股100%的股东。

  一刹那间,李华意识到自己再一次被骗了。被连环骗被吊打的往事一幕幕闪现,李华在与其他几位小散社会股东沟通后,决定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。

  “他们借据上有个条款,说是若公司解散的,公司资产经清算不足以清偿上述借款的,出借人自愿放弃未清偿部分债权。现在公司不但没解散,反而成了小李补胎的独资公司,我们的借款理应由小李补胎足额还给我们。”李华说,她也希望更多被小李补胎招募的社会小散股东维护合法权益,共同揭穿小李补胎的套路,避免其他人盲目入局白白遭受损失。(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文中李华为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