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展厅设计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上海展厅设计 >
医疗美容行业怎么自己还不“整形”?
发布日期:2021-08-18 17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到2030年动力电池的锂需求比20年增长逾45倍。“前胸到肚子皮肤大面积溃烂、浮肿,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......”。家人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小冉的情形,心痛、不敢靠近,害怕连说话的空气都能弄疼她。

  曾备受父母宠溺长大,家境优渥、生活无忧,有自己的轻奢品牌,有广大粉丝关注的女孩,却因如此痛苦的方式结束了短短一生。

  今年3月,深圳女子小丽因隆鼻出意外智力退化至1岁婴儿水平,需终身陪护。

  此前的她在深圳一家事业单位上班,身材高挑、长相甜美、家庭幸福、工作稳定,是别人极为羡慕的对象。然而对“完美”的追求,促使她走向了医美。

  现在只能说命保住了,看着小丽看向自己陌生又害怕的眼神和不断向后挪动的脚,小丽的父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女演员高溜整容失误鼻尖坏死,“鼻尖和鼻小柱皮肤颜色越来越黑,鼻头坏死,可能再也无法恢复到术前的样子”,毁容后,她不仅丢了工作,还将面临剧组巨额违约赔偿金。

  “站在9楼,开放式的阳台,闭上眼睛只要身子轻轻一倾斜,一切烦恼都将烟消云散。”毁容后的每一天都是打击,绝望、无助、心如死灰,那段时间的高溜常常蜷缩在客厅的角落,在脑子里构想无数次自杀的死法。

  显然,容貌焦虑后无“理性”,看似包装得极为安全的整容手术,后面暗藏着的是不可估量的风险。

  但刷脸的时代,这些高风险变成了“小问题”、“没有任何后果”、“绝对安全”、“正常现象”等口头承诺。

  蒙蔽之下的消费者,在“美好消费”的套路和种草等惯用手段下,逐渐步入深入区。

  “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,我没有选择害怕地捂上眼睛,而是拿起镜子,看了最后一眼没有整过的原生态的脸,我期待麻药再次醒来,我会不会因为这张脸而开启新的人生。”

  这是15岁少女小Z娜娜在今年超级演说家的舞台上分享自己第一次整容的心情。

  “班里大扫除,男生总会把最脏最累的活分给我干,但那些长得白长得漂亮长得瘦的女生总能得到优待。”

  13岁那年,偶然萌生整容的想法,在意识到这是唯一能让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捷径后,曾经自卑、不自信的她显然要牢牢抓住这颗改变命运的救命稻草。

  “十几个医生和护士把我手脚绑住,脸上戴上氧气罩,我没有一丝的害怕,反而是期待、激动和喜悦。”

  回忆起初次进入手术室,偌大的空间,安静的出奇,晃眼的手术灯,一把把明晃晃的手术刀,自己躺在小小的手术台上,被十多个人围着。

  短短两三年她历经了一场疯狂的整容旅程,整容总次数超百次,堪称换头,总花费超400万人民币。

  微博上她纪录了整容历程,“光双眼皮就做了6次、眼角5次鼻子4次、脂肪填充2次、全脸磨骨一次、面部吸脂两次、下巴假体一次、腰腹环吸大腿抽脂两次......”,整容手术多到令人惊愕,无论是脸上还是身上几乎每一个部位都动过手术。

  整个看下来,相信大多数人都是震惊、疑惑、恐惧、不理解,这无疑在巅峰着大众的审美观和价值观。

  显然,小Z娜娜不在乎这些,一直在牢牢地抓住这根救命稻草,她太期待通过整容来改变自己,太想摆脱旁人对她“丑”的标签。

  “因为我过度抽脂,磨骨触碰到了神经线,导致我不能做太夸张的表情,眼睛开得太大晚上睡觉是闭不上的,风吹会流泪。”

  看过无数的医生,但遗憾的是得到的回复都是“有些东西是不可逆的,无法修复。”

  身体状态不佳的情况下,她只能在正规教育面前临时刹车,用休学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。

  对于这,整形医院前期显然没有告知,也没有拒绝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女的整容要求。

  曾经那个说着“自己要成为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,整到老、活到老”,可能开始后悔当初冲动的决定了。

  值得深思的是,小Z娜娜并不是个例,如今的医美市场上有着太多的“小Z娜娜”。根据新氧数据颜究院发布的数据,2020年我国医美消费者以年轻人为主,其中19岁以下的人群达15.13%,占据着不小的比例。

  爱美是人性的本能,美原本无以复刻,但医美打开了“美容密码”,变美成为了一种可能。

  厚厚的香肠嘴www.bn1t0.cn,右下唇向一边耷拉着,看到镜子中异常的自己,小王是又急又害怕,赶紧向整形医生告知。

  “神经损伤了,只需要在家休养两个月就可以自行恢复。”整形医生并不在意的说着。

  带着自己的歪嘴,在期盼中开始度过这漫长的两个月,可并没有所谓的“恢复”,嘴巴仍然继续歪着,向整形医院继续反应后,医院工作人员这才带她去当地知名的公立医院就诊。

  “神经损伤后1-3个月是最佳修复期,小王过了最佳时间,已经很难恢复了”。咨询的七八家知名医院都是一样的回复。

  不记得当天自己是怎么回来的,无力、大脑一片空白,懊恼和后悔已经无济于事。

  在手术之前,小王不是没有过担忧,但对医生的信任让她打消了此项顾虑,放心的进行一项变美的手术。

  “手术前我问过医生有没有风险,都跟我说没有风险,只是嘴唇会外翻一个星期。现在不说话可以手动把嘴掰过来,一张嘴就特别歪。张嘴讲话也是,很歪。”

  这是无数个跟小王一样在医疗美容上栽了跟头的“整形人”的自述,后期的悔恨、害怕、难过、不安,真实的显露着他们当初轻易选择医美的“无知”。

  然而类似小王这样的大小医疗整形事故仍在继续上演,从今年消费者协会官网投诉数据来看,2015年到2020年,全国消协组织收到的医美行业投诉量从483件增至7233件,5年投诉量增长近14倍,其中的虚假宣传、非法行医是最为突出的两大问题。

  可见,行业风气正盛之下,小小的“事故”根本灭不了整个行业乱象的“大火”。

  医疗美容仍在不断壮大自己的地盘,盲目的扩张,鱼龙混杂,吃尽市场的红利,对于细枝末节的“异样”却并不在其发展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  现在的教育培训机构如此、游戏行业如此,房地产行业如此,如今的医疗美容行业更是如此。

  “螳螂财经”看到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,中国医美市场规模从2015年648亿元人民币攀升到2019年1769亿元人民币,预测到2023年规模将达3115亿元人民币,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医美市场。

  颜值经济时代,无论是明星网红还是普通人,都走上了这样一条追求美的道路。赛道的扩容意味着医疗美容身价暴涨,这也为后期行业的膨胀和傲慢埋下了伏笔。

  消费刺激下的市场,犹如“洪水猛兽”助推着并不成熟的行业玩家,显露着并不成熟的行业打法。·

  暗藏猫腻的“低价”、假冒伪劣产品频出、肆无忌惮的虚假广告虚假信息、无牌无资质仍横冲乱撞,整个行业赛道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。

  根据2020年《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》数据,目前合法合规的医美机构仅占行业2%,全国超8000家医美门店正非法展开医疗美容项目,其中无证上岗的非法从业者超10万人,占据了行业72%。

  任性上岗的玩家,整容医生水平参差不齐,医疗事故由偶然变成了必然,消费者成为了最无辜的“小白鼠”,身心受到摧残、维权困难,更有甚者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  8月9日,人民日报一则刊文指出,一些医美机构在宣传过程中只谈“最佳效果”,不谈“不良后果”,容易导致消费者忽视安全隐患。

  反应在资本也更为直观和真实,医美产业链上游企业,爱美客、华熙生物双双走低,8月9日当天爱美客跌幅0.32%,华熙生物跌幅3.6%,下游互联网平台新氧跌幅3.89%。

  媒体的声音是对行业最直白的呼吁,或许下一步就是政策的出马,让行业回归正轨,理性的生长。

  才渐起风声,在医疗行业就已引起“抖动”,后期政策靴子落地,医美圈或将迎来一次不小的“地震”,加快新一轮的洗牌速度。

  总的来说,政策这一剂良药是时候要下了,“井然有序”代替“杂乱无章”才能促进行业更稳定更长远的发展,长坡厚雪的赛道才能让雪球越滚越大。

  2、《还记得13岁获母亲支持整容的女孩吗?3年整60次,现容貌不能看久》—阿花的娱乐

  仅代表个人观点,未经授权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且未核实版权归属,不作为商业用途,如有侵犯,请作者与我们联系。

  •重点关注:新商业(含直播、短视频等大文娱)、新营销、新消费(含新零售)、上市公司、新金融(含金融科技)、区块链等领域。

  关键词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